主页>> K漂生活 >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 >
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
发布日期: 2020-06-14

因为工作的关係,被短期外派至纽约市近郊,一个坐落于康乃狄克州,名为诺沃克的小城市。我在诺沃克度过了2016的冬末春初、也在新英格兰区雪季的尾端,抓住了人生的初滑雪。
麻州的胡桃钳雪场是距离康州最近的滑雪胜地,坐落于柏克郡内的华纳山区,拥有22个滑雪道盘踞在两个山头上。我在三月初造访时已届融雪时期,雪况并不是很好,随时都可能关闭。能赶搭上最后一波,滑上人生第一回雪也算是幸运。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一开始,出奇顺利地在两个小时内通过了初学者课程,能够缓坡滑行、左右转弯、煞车、在新手区练习道上来去自如,菜鸟班教练对我竖起大拇指后便离开了。于是我妄想一步登天,挑战正式路线,满怀信心地跳上缆车,一路坐到山顶。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接着便是一连串挫败的开始。
正式雪道的大陡坡让我不停跌倒、爬起、跌倒、再爬起、然后更加用力地跌倒。挣扎了良久,脚下山坡仍旧很高,自信心却越跌越低。我开始惧怕看不见尽头的滑道,愈是害怕,就愈是摔跤。我感到呼吸急促、紧缚着雪鞋的双脚越来越沉重,其他滑雪者不断从身旁呼啸而过。在一次奋力一滑、换来腾空屁股的完美落地后,我吃力地拄着雪杖想撑起身子,但意识到可能只是又一次徒劳,索性双手一摊,躺在雪地里不动了。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不知道终点还有多远,我感到有些无助,护目镜下笼罩着的是孤独的喘息声,护目镜外映着一片湛蓝天空,两只美国老鹰悠游在空中的海洋,髮际的热汗涔涔地滚落到冰雪上,我想起了上一个不停跌倒的日子。
那是七岁的一晚,爸爸将我心爱脚踏车的后辅助轮拆掉,彷彿宣告儿子长大了。然而成长需要代价,每日热衷的儿童竞速运动瞬间变成了梦靥-我再也无法骑上脚踏车,取而代之的是无止尽的摔倒。跌跌撞撞了一整夜,我始终找寻不到平衡感,更无法接受自己在爸妈面前那幺失败,越是急躁、便越是挫折,一度沮丧地想要放弃。
但是爸妈没有丝毫不耐,在背后一次又一次替我推着脚踏车、看我摇摇晃晃地跌倒,再一起準备下一次的尝试。他们的态度给了我很大的力量,渐渐地,我不再因为害怕让别人失望而自责、不再让担心摔倒的恐惧左右自己的情绪与专注力。
我静下心来,抛开一切,聚精会神、没有后顾之忧地寻找那存在于二轮机具里的微妙平衡感。从那一刻开始,才慢慢感受到进步,一次又一次,摔倒的间隔越来越长,最终,当脚踏车轮持续转动的那一刻、当盲点突破的那一刻、当小男孩欢呼驰骋在夏夜巷弄里那一刻,先前种种心情转折历程,都一併清楚地刻划在深埋的记忆里。
「......所以咧,我现在是在怕甚幺?」自顾自嘟哝着。
我已经长大,爸妈已不在身旁,想起儿时学骑的往事、想起只身来到纽约面对充满挑战与挫折的这段日子,想起了,我该恐惧的不是跌倒本身,而是忘了如何接受跌倒的事实。
我起了身,继续朝山下前进,不在乎跌倒、也不在乎身旁经过的滑雪者,双眼专注来回扫动于眼前的雪道与脚下的雪板,稳定地迈进,伴随着一次比一次间隔越来越长的摔倒。当你习惯了跌倒,就能渐渐享受跌倒的过程,只要能多站在雪板上五秒,下一刻的痛楚都是种美。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最后,我看到了终点,那是约莫一百米长的ㄑ字形大陡坡,令人望之生畏,山脚就在陡坡的尽头,教练华特的话言犹在耳:「滑雪最迷人之处在于享受面对恐惧的过程,这是为什幺我曾摔断过骨头、肌腱断裂,还仍旧如此深爱着滑雪。」嘴里咀嚼着,一併带着儿时回忆,屏息、咬牙、奋力一滑!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菜鸟班教练华特,和父亲年纪一样大,气色红润、精神爽朗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终点前的ㄑ字形大陡坡
雪板倾向陡坡那一刻,像静止的云霄飞车猛然下冲,寒风拂过双颊、脚下的触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速度、手里的雪杖亦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阻力,大片雪花噗刷刷地被激起,一切就结束在几秒钟。碎雪落定,我直挺挺地站在其后,和山脚下休息的同事们面面相觑—这是我生命中克服的第一个大陡坡,而同事们则是第一次看我初滑雪,就看到最成功的画面,皆瞪大双眼、惊呼连连。我杵在原地,细细地体验最后一刻是站着的美妙滋味,小男孩的欢呼声一直迴荡在脑海里。
沉醉了一会儿,然后婉拒了同事们挑战更高难度路线的邀约,我知道自己底子不够,乖乖地回到新手区练习,并且一边回味,最后那短短几秒钟,固然甜美动人,不过构筑这几秒钟的一身乌青,才是珍贵且值得一再玩味的人生态度。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张jj的沙舟
一个人雪地里的独白。麻州胡桃钳雪场
一併推广你的粉丝专页
文章来源:旅行沙舟
个人签名档

张J,是理性的工程师,也是感性的作家。一次偶然的契机,开启了对旅行的热情,至今仍在现实与理想之间的流域,划着旅行沙舟,将所至之处写成故事。